秋意盎然

    期次:第244期   


编者按:秋天适合思念,更适合见面,所以什么时候放下担子,约好一个秋风飒爽的傍晚,迎着晚霞,我把外套披在你的身上。橘红色的余晖把我们的影子拉的很长,你很专注的看着远方的云、山、海、麦田。我只好偷偷和你的影子拉拉手。秋天是故事的结束,也是崭新的开始。

清秋别月

连云漠漠天如缺,寒宫一片伤心月。秋,是一个诗一样的季节,或者说,秋本来就是一首诗,只不过,现在读起来带给我的只有伤感罢了。独在异乡为异客,凭栏远眺,只见那天云黛色,细雨微微。

高楼目尽欲黄昏,梧桐叶上萧萧雨,似乎秋的到来,都少不了雨这个伴客,一片黄叶,几滴凉雨,常常引起那些游子的忧愁,离人的思绪。秋雨连绵,一打那少年听雨,红烛昏沉,再打中年听雨,江阔云低,三打那僧庐听雨的白头老客,秋雨打落了叶子,恍然间也打去了那个少年的青春。

涩雨连绵,他乡别月,让人不禁思绪万千,在那个夜晚,在那轮中秋的月下,我也何曾不像苏东坡那样“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纵一苇之所如,凌万倾之茫然。”两壶浊酒,一叶扁舟,三五好友聚在一起,谈笑风生,把酒言欢。疯,便疯个天翻地覆;笑,便笑个地动山摇;谈,便谈到天南地北;醉,便醉到日月无光。卧天在水,梦压星河,一轮明月升起,照得人冰雪满怀。不禁令人想起古人鲸饮吞海,剑气横秋的豪气。但凡痛饮,必是良辰美景,知己佳酿,而如今,山石如故,草木依旧,少去的是那群疯疯傻傻的孩子,磨去的是那颗晶莹剔透的内心。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离去了游玩欢笑的年岁,开始了各奔东西的时节,离别的思绪如云一般,飘过去又飘回来,最终落在我的脑海里,绚丽如霓霞,哀怨如晨雾。海内知己,天涯故人,我们在不同的地方做着不同的梦,或白如花朵,或赤如晚霞。

还记得临走时和朋友填的一联半工不仗的对子,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凉泪冰,凉雨停,断肠还渡口,归去是长亭。                            

本报记者 马智鹏


有你的秋天最美丽

薄暮清寒,叶落纷纷。最美丽的秋天已经随着落叶悄然消逝。无论是哪片叶子,都雕琢着属于它独一无二的纹路。就像总会有人记得,这个别样的秋天,这个有你的故事。

清晨伊始,暖心的阳光自然的阔落在床脚,是你朦胧时的懒腰,剥开了秋天的启章。已经逐渐适应疫情归来的你,欣喜地跑出大门,等待曾经早已习惯的早操。

页页书篇翻起,一股浓郁的书香悠然泛起,是为每每辛勤备课的老师在洪亮教书声指挥中响起的附和,是你在全神贯注中,留下的勤奋涛响。

仰满傲阳的球场上,是你努力拼搏的影子,缓缓拉长。汗撒赛场,呐声激昂,脸色早已累得通红的你,还在拉起跌倒的我,共向前方。

食堂广角,阵阵熟悉而又亲切的佳肴拍了拍你,用餐时可一定要注意形象。汤汁挂满嘴角,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团在一桌,其乐融融,开怀大笑,却总会等待,有个忙碌的人影,还未到场。

黄昏到来,夕阳撒在你的脸庞,大千世界,却找不到任何词语,能恰当地形容出你光鲜的容貌。华美而又深韵的秋天,或许就快陪你消逝掉,虽然有些不舍,但你,一定会珍藏。

夜幕星河,皓月当空。食堂前广场,起伏着的,是你青春的声响。欢声笑语,神情激荡。随着广播站传来的诗音声声入耳,你在心里悄悄铭刻下一天的繁忙,最欢乐的时光。

是啊,正如昼夜交替的一天一样,那个充满美丽与明媚的秋天,也终将被严冬笼罩。但是始终不变的,是你为秋天,划上的完美句号。秋天也因为有你,更显得恣意绽放。

愿你,在寒冬来临之时,心存温暖,把秋天的记忆存放,时刻珍惜留意,身边的美好。愿你也和这个秋天一样,给未来,留下诗和远方。因为你,就是这个秋天,最美丽的具象。

有你的秋天,便是秋天最美丽的故事。  

                                                                               本报记者 朱柏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