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坛体测

    期次:第244期   


编者按:今年227日,国家体育总局颁布了《体育总局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强化基础体能训练恶补体能短板的通知》和《体育总局办公厅关于做好2020年东京奥运会参赛选拔工作的通知》,其中明确规定了体能测试的项目内容、达标要求等,并规定了体能测试不达标者不仅要被扣除部分训练津贴,还不得参加东京奥运会。据了解,这份体测的初衷,是为了弥补运动员因专项训练出现运动能力偏科及综合体能的短板,像一所学校要求学生不能偏科一样。可是这些专业运动员平时训练的重心似乎只有自己的专项,看来所谓的“精而专”在这也不能奏效了。

体坛体测

难倒众名将

体能测试产生的效应似乎不单单是测试这么简单,很多赛程规定中也加入了有关体能测试的相关条例,正如最近举行的2020年全国游泳冠军赛,规定中表示预赛前16名选手要根据体能测试得分排序,排名前八的才可以进入决赛。

关于体能测试的吐槽在全国游泳冠军赛上达到顶峰,是体育总局将“体能大比武”的积分和竞技成绩挂钩的矛盾集中体现,实际上此前的全国田径锦标赛就引发过这方面的讨论,当时除了因伤缺席的苏炳添和放弃体能测试的巩立姣,里约奥运会三级跳季军董斌、男子100米全运会季军徐海洋、全锦赛百米冠军杨洋等,都因体能成绩排名靠后而未能参赛,而本次全国游泳冠军赛发生多达五位排名预赛第一的名将因体能测试不过关而无缘决赛的情况,其中王简嘉禾甚至打破了亚洲纪录,直接导致了对体测的关注程度,远远超过了各个项目的比赛进程。

今年自疫情爆发以来,多支国家队因出行和参赛不便,都是留在训练基地自行训练,处于长期封闭的状态,趁这段时间来补足体能短板,本无可厚非,但将体测成绩作为获得参赛门票甚至是决定决赛资格的重要依据,引发了全民“吐槽”。

本次全国游泳冠军赛的体能竞赛共设置5个项目,即垂直纵跳(摆臂CMJ)高度测试、30米冲刺跑计时测试、引体向上、躯干核心力量测试(4个方位)和3000米跑。而对游泳运动员而言,关节的灵活度至关重要,尤其是踝关节,因为这直接影响到打腿的效率,踝关节越柔软,打腿效率越高,对身体产生的推动力越大,腰腹及双腿产生的负荷也会越小,速度才会越来越快,这显然与3000米耐力测试的初衷背道而驰。

对于一个运动员来说,扎实的体能基础是重中之重,更是每项运动顺利进行的保障。体能作为每项比赛的基础角色,和赛场上的每一名选手,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得分都息息相关。很多大赛中选手最后因体力不支而痛失奖牌,令人遗憾。因此,重视体能、强化体能是毋庸置疑的,但如何有效的检测体能,科学地增强体能,才是一件更值得讨论的事情。强化体能的初衷是积极的、有针对性的,但具体操作方式仍需不断完善,要兼顾多方问题,合理面对挑战,奥运会就在眼前,体能如何提高,测试如何科学,成绩如何保障,仍是我们需要探索的问题。

                           本报记者 张珂瑄

 


体能测试

难倒“鱼”

——访体育教育学院2020级栾雨轩

926日,2020年全国游泳冠军赛在青岛拉开帷幕,首个比赛日,傅园慧发挥超常,状态极佳,在女子100米仰泳预赛中,以5948的成绩排名第一,也是唯一一名在预赛里突破1分钟大关的运动员,但却因体测不达标最终无法晋级决赛,此消息一度登上热搜第一。

记者:你认为国家体育总局要求运动员进行体能测试的目的是什么?

栾雨轩:我认为是要通过狠抓体能训练,不断提高运动员身体机能和专项技战术能力,增强东京赛场必胜信心。要想实现东京奥运会兴奋剂“零出现”是体育系统当前面临的首要政治任务,要杜绝个别运动员及教练员铤而走险使用兴奋剂的邪念。但强化体能要有积极的针对性,在具体操作层面暴露出来的问题更需要审慎对待,科学应对,实事求是,方能行稳致远。

记者:你认为什么方法可以有效增强运动员的体能?

栾雨轩:我认为可以在运动员日常训练中增强体能训练,尤其是进行过周密设计、科学讨论、根据运动员自身特点量身打造的训练。在日常训练中要循序渐进地锻炼运动员的体能,达到强化体能的效果。

记者:对于傅园慧、王简嘉禾等游泳运动员因为体测分数不达标而无缘决赛的事情在网络上掀起了一波浪潮,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栾雨轩:我认为中国游泳要想全面冲击更高水平,必须基础和专项双管齐下。中国游泳协会主席周继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此次全国游泳冠军赛增加基础体能测试的目的是弥补中国运动员的短板,以提高中国游泳运动员在世界上的竞争力。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李建明对此回应,加强基础体能训练是要长期坚持的,今后要深入贯彻到训练的各个环节中。对于体能测试在体育训练和竞赛中的作用,我们要更好地衡量,要实事求是,科学指导。其实体能测试的出发点是好的,重视和强化体能,从长远的角度看也是非常必要的。但重要的是如何贯彻才能达到最优效果,让中国体育发展得更好。网友关心体育界新闻是很好的,但还需要有较强的分辨能力,切勿盲目跟风。

记者:你对体测未来的发展有什么期待?在实际操作环节中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栾雨轩:希望体能测试真正可以做到实事求是、科学指导、分类施策,对不同专业运动员分类讨论,切合实际制定适合于不同运动员的操作方法,在进行体测时不影响运动员的专项练习,把体测和训练有机整合起来。          

本报记者 许越

体测面前

人人平等


现如今体测这个词已经成了网络热词,体测是当下人们讨论最多的一件事,那么我们作为体育院校的学生对这个事件有什么看法呢?

记者:你对热门的体测事件有什么看法?

侯凯文:在中国高水平运动员训练过程中,基础体能缺乏是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加强基础体能训练已成为体育界内外的共识。

陈倩:我觉得作为运动员,体能测试是正常的,也是最基本的,所以这件事没什么好议论的,但如果因为体能测试不过关就不让运动员参加比赛,这点我觉得说不过去,应该让运动员循序渐进的增加体能训练。

张潇予:对于职业运动员要求严格是非常好的,提高运动员的门槛,保证运动员高质量,以优秀的职业运动员为代表,在人民心中树立伟大形象,带动人民进行体育锻炼,增强国民体质,强身健体,是更为重要的。

记者:对体能测试,你认为有何不足之处?

侯凯文:我认为体能测试每年都应该开展,但是它不应该决定运动员参加比赛的资格。

陈倩:我觉得体能测试可以按照比赛项目进行分类,比如击剑项目,要求肩关节必须灵活,长期练习引体向上,就会造成肩关节肌肉僵硬,肩关节不灵活;长期练习3000米项目,可能会影响田径短跑运动员的速度和爆发力等。

记者:你认为体能测试有什么意义?

陈倩:我认为体测成绩并不能决定一个运动员是否优秀,就拿傅园慧来讲,她不优秀吗?2015喀山世界游泳锦标赛冠军,里约奥运会女子100米仰泳季军,并保持着该项目全国纪录,她体能测试成绩不好就代表她不是优秀运动员吗,我觉得不能用体能测试成绩来衡量运动员是否优秀。

张潇予:运动员基础体能欠缺,这是国内外甚至国际上普遍公认的一个事实,我认为体测会使运动员更加重视基础体能,从而增强基础体能训练,使运动员在比赛中不受体能因素影响比赛成绩,或者是防止意外受伤。

记者:体能测试能否作为衡量运动员是否优秀的标准,你是如何看待的?

侯凯文:我觉得用体能测试来衡量一个运动员有没有参赛资格是不正确的。就像有些人体能测试没有过关,但专项成绩非常优异,体能测试能达到标准的不代表专项就成绩能做的好。

陈倩:我认为国家体育总局是想提高运动员的体能综合素质,但是并没有考虑全面,所以在比赛前刷掉了许多优秀的运动员。

张潇予:对于体测是否能作为衡量运动员优秀的标准,我个人觉得体能只是一个运动员是否优秀的一个方面,我们不应该以偏概全,不应该以单纯体测成绩,来完全的看待这个运动员是否优秀,因为有些运动员场上比赛经验非常丰富,但可能由于伤病或者是年龄问题,在体测这件事情上不能达到很好的成绩。但它绝非是衡量一个运动员是否优秀的唯一标准。因为一个优秀的运动员不仅要有好的技术,好的实力,更要有好心态和丰富的比赛经验,好体能只能作为一个运动员是否优秀的因素之一。

记者:对于王简嘉禾预赛打破女子1500米自由泳亚洲纪录,但由于体能测试结果不理想,最终无缘决赛,你有何看法?

侯凯文:我觉得体能和成绩应该是均衡发展,但是体能不能成为限制成绩的一个因素,虽然对运动员来说体能训练真的很重要,但他不是衡量运动员的唯一标准。个人认为体能测试不佳就无缘决赛,是有失公平的,但是也应该注意运动员日后的体能训练,避免出现短板。

陈倩:随着大众对“体测”事件讨论热度上升,人民日报也对此事发声,称体测不应成比赛的拦路虎。我们看到不同比赛项目之间是存在差距的,对身体的要求也存在差别。体测的初衷是为了强化运动员的综合体能,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到具体如何操作,需要谨慎,不能为了方便管理就走一刀切路线,这样对运动员是不公平的,也是对中国体育事业的不重视。项目不一样,体测的要求也应该不一样。

张潇予:我觉得它是有两面性的,对于年轻运动员来说,体能测试能提高他们体质,激发他们比赛的欲望,使比赛成绩更优异,但是对于一些年长的运动员来说,体能测试可能会使他们身体素质的下降,所以说我们要分开的看这个问题。我觉得应该按照运动员的项目、自身体质来制定体能测试的标准,应该用更专业的方式去测试,而不应该是片面的去进行测试。        

本报记者 马安宁